爆红综艺撬动街舞经济能让街舞“出圈”吗?

2019-07-25 09:51:06来源:编辑:梁庆

“因为中国的街舞发展时间短,作品不多。靠综艺节目和演艺明星带动固然可以为街舞产业添砖加瓦,但不是长久之计,且街舞在剧目创作上也还需要走很长的路。”

——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常务副主任、秘书长夏锐

“Jawn Ha 何展成,这不是我修楼梯战队的吗?为什么不给我?”在最新一期的《这!就是街舞2》(以下简称“街舞2”)中,上一季修楼梯战队的何展成助阵态度大师,让罗志祥异常郁闷。

此时,千里之外的成都舞邦银泰in99店内,何展成正在大师班上课,不小的教室容纳了二三十人,基本上都是年轻人,之前曾受邀参加过美国著名脱口秀节目《艾伦秀》的10岁小女孩Amy朱梵蓉也站在第一排认真练习。像何展成这样的大师课,费用远远高于普通课程,可是前来学习的年轻舞者络绎不绝,还有不少错过报名的年轻人,拿着手机站在透明门外,兴奋地拍摄视频。

自2017年走亚文化小众路线的一些节目热播后,各大视频网站纷纷瞄上了青年亚文化这块大蛋糕,相继推出以街舞、篮球竞技、电音为主题的综艺节目。这当中,优酷的《这!就是街舞》脱颖而出。第一季豆瓣评分8.6,第二季截至到目前豆瓣评分9.1。何展成便是第一季中的人气舞者。

伴随着节目的走红,原本小众的街舞也被更多人所认识、喜爱,“《这!就是街舞》的冠军是韩宇,但是真正受益的,还是街舞本身。”《这!就是街舞》第一季总决赛时,易烊千玺这么说。的确如此,节目的火爆带动了街舞培训的火爆,有更多孩子了解街舞、学习街舞、热爱街舞,行业整体受益了,街舞经济也成为众多资本关注的焦点。但相较说唱,街舞无论是选手还是整个行业,似乎还没有真正被大众所接受,顶尖街舞选手的天花板非常明显。在8月3日“街舞2”总决赛前,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寻访到了“街舞2”的总导演、明星队长、明星选手,还实地探访了成都两家最具代表性但又迥然不同的街舞培训机构,听听他们所为之奋斗的事业……

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 任宏伟

实习生 李铭铭 龚丽萍 摄影记者 王效

节目爆红撬动街舞经济

但街舞“出圈”依旧难

“儿子身边的小朋友都在跳街舞,我们也是冲着肖老师来的。”在成都顺城大街富力中心星舞忠工作室,一位陪儿子来学习街舞的家长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。她口中的“肖老师”,便是肖杰。在拿到各种各样的街舞冠军后,肖杰有意让自己的步伐放慢一些,培训、创作、写歌唱歌,甚至进军餐饮,他都有涉及。“以前我们招生一次招一百人,现在可以招四五百人。以前我当老师的时候,上一节课30元,现在老师上一个半小时的大课,课时费是200元,‘一对一’则是七八百元,街舞老师的收入也涨了不少。”肖杰现在的工作室,有两千名学员。尤其是在街舞节目走红之后,每天工作室更是人满为患。据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了解,在成都优秀的街舞老师,一个月能拿到三四万元的不在少数。

从2013年任珂珂和她的伙伴两个人成立舞邦工作室,到现在已经在成都、北京、上海、洛杉矶开了6家门店,有将近4万会员,160多名员工,线上的流量将近50亿元,成为中国颇具影响力的潮流城市舞蹈品牌。“街舞2”当中的人气舞者Franklin余衍林、Kun彭振堃、Abby芶雯靖都是出自于舞邦。而继2017年完成A轮融资后,今年舞邦又拿到3000万的B轮融资。对于任珂珂而言,舞邦2019年的头等业务是在全国地标城市铺设若干新店,而此次B轮融资将有很大一部分投入到实体店的打造中。

不可否认的是,随着街舞节目的爆红,“街舞”被更多人所接受。但相比说唱,街舞的后续效应似乎差了很多。从节目中走出来的顶尖说唱歌手,大多在演艺圈混得不错,唱歌的唱歌,上综艺的上综艺,接广告的接广告,更是各种音乐节上的常客。而在“街舞”系列综艺节目中的高手,除了亮亮、杨文昊、肖杰、韩宇、冯正等少数舞者之外,大多在演艺圈的后续发展相对冷清。

肖杰说:“这是一门艺术形态,舞者根深蒂固,在全世界如此。舞者跟歌手不一样,歌手可以通过一首歌走红,但舞蹈绝对不可能。像我、亮亮、韩宇,通过节目曝光很多,但身价翻倍的情况很少。”肖杰差不多跳了20年的舞蹈,这个行业需要长时间的积累、沉淀。任珂珂也坦言:“这毕竟是一个小众的群体,跳舞跟健身一样,是大众消费升级的一种趋势。你说迅速把它从小众走到大众,绝对不可能。毕竟跳舞的门槛相比唱歌,还是比较高的。”

“因为中国的街舞发展时间短,作品不多。靠综艺节目和演艺明星带动固然可以为街舞产业添砖加瓦,但不是长久之计,且街舞在剧目创作上也还需要走很长的路。”在中国舞蹈家协会街舞委员会常务副主任、秘书长夏锐看来,对舞者和街舞来说,如果参加完节目后不能保持热度,身价和影响力会迅速下降。

街舞要“出圈”

需“德智体美劳”的舞者

对于“出圈”的定义,在百度上是这样解释:网络流行词,饭圈常用语,意思为某个明星、某个事件的走红的热度不仅在自己固定粉丝圈中传播,而是被更多圈子外的路人所知晓。

“街舞圈的舞者是这样的,第一季播出以后,我们的节目影响力比较大,类似于亮亮、杨文昊这样的舞者的流量非常高,有很多大的经纪公司和大的明星想签他们的艺人约,想让他们去演电影或者电视剧,无一例外都被拒绝了。我个人非常欣赏这些舞者,他们的第一反应是,如果我做了这个东西,我就没有办法继续参加街舞圈的活动了。”“街舞2”总导演陆伟告诉记者。

因为参加节目的实力舞者,都是国内所有街舞比赛中的中坚力量,平时的一些专业级别的赛事,他们都是裁判。如果一旦成为了艺人,他们根本就无法再参加了。陆伟表示,这跟偶像选秀节目是截然不同的,“我真的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街舞舞者的想法是,我一旦做这个节目火了然后去做艺人。没有,真的没有!”

陆伟说:“第二季的核心选手,都会跟我们的经纪公司签约,然后陆续推出‘大师课’的链路设计,两条腿走路。”对此,“街舞2”优酷总负责人刘栋告诉记者,“会按照商业代言明星的方式去打造他,会有巡演、培训结构联合开放等计划。同时,我们也不会放弃他们在街舞圈的爱好。”在刘栋看来,舞者觉得街舞圈所有活动都能参加,能推动这个文化往前发展的话,任何一个商业性的机会他们都不会放弃。“如果说你这一年别跳街舞了,去当一个演员做艺人,这方面他们是排斥的。我们打造艺人也不会违背他们自己的内心,去做他们不愿意做的事。”

来自老挝的Gumball孙吾空,是成都另一家著名的舞团“星空间”的成员,他也是目前唯一进入“街舞2”总决赛的成都街舞选手。“现在出门随时都有人认出我,出场费也有增加,但不是立马翻倍。因为‘热度’这个东西,我觉得差不多只能撑半年,明年可能就回归正常生活。”因为电影《舞出我人生》而热爱街舞的Gumball,对街舞“出圈”充满了信心。但在肖杰看来,街舞要“出圈”,舞者必须要有自己鲜明的风格,还需要全面的发展。“任何一个行业出圈的人都是少数,对于舞者而言,要有自己的风格,自己就是个IP。同时,除了会跳舞,我觉得需要‘德智体美劳’全面发展,需要像打造艺人一样来打造舞者,这样能够到达天花板的舞者才能越来越多。”

街舞开始拥抱资本

艺术家也能赚钱

在何展成上大师课时,教室外有一位留着板寸的酷女孩随着音乐跟着跳,一板一眼非常正规,她就是舞邦的创始人任珂珂。“2008年我从川音毕业,收到了美国百老汇舞蹈中心学习舞蹈的邀请和录取通知书,却在签证的时候,遭到了拒绝。于是,我开始了北漂生活,从事艺人伴舞和多家电视台幕后编舞。”

2010年,任珂珂回到了成都,除了在川音担任舞蹈老师之外,基于对舞蹈的热爱,她迫切地希望可以得到国际一流大师的指点与提升。“反正通过各种社交媒体联系国际舞蹈大师,记得当时可能发了四五十封邮件,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他们的回复,并答应来到成都上课。”

以此为契机,舞邦不断签约国外知名舞者,将这些舞者转化为自己的内部常规课,每节课收取1500-2000美元的课时费,折合人民币约10000-15000元,是普通课时费的50-70倍。并且舞邦每年都会举办集训营,规模庞大、收费不菲。但因为是国外大师,街舞圈子里想去受教的人不在少数。与此同时,舞邦独家负责了这些人在国内的运营权,其他厂牌想要请这些大师授课只能通过舞邦。而在今年拿到B轮3000万的融资后,任珂珂有了更大的野心。“我们会加大线下门店的扩张,希望能够开100家店。我也知道线下门店扩张得太快,师资力量会有问题。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在于我们的造血机能,过去这几年一直在培训老师,我会把普通的舞者培养成大使。Kun就是当年我们的第一批学员,现在已经成为很优秀的舞者。”

与国外的大师学习交流后,任珂珂才发觉街舞是很开放性的。“比如说就在跳舞当中非常团结,有非常具有潮流性的、很新的、很创意的一种这方面的元素。然后我在从开始创始‘舞邦’的时候,我就没叫过‘街舞’。”所以,任珂珂也很快拥抱资本,慢慢将所热爱的事业与商业结合,让它变得更好。“最早我在保利大厦租了个工作室,六七十平,但是我把它做得很有个性,与传统的街舞工作室不一样。当时一个朋友是做互联网的,他觉得这个可以商业化后做大,问我想不想合作。”一开始,任珂珂是抵触资本的进入,“但是我那个朋友给我说了一句话,‘你是想要把舞邦做成一个baby,还是要做一个平台分享给大家’。其实,我做舞邦就是想要舞者需要这样一个平台去发展。能让大家分享,所以为什么要拒绝资本的进入呢?”

或许,现在用“商人”来定义任珂珂,更为准确。“对,就是要成为商人,因为我觉得好的商人也是艺术家,你要真正成为一个好的商人,你需要非常强的领导力,你塑造你的企业文化的时候,你的这种精神理念是要非常强的。”何况,在任珂珂看来,真正非常牛的艺术家照旧能赚钱。

要做顶级舞者

没有捷径可走

对于街舞节目的爆红,肖杰承认是好事,“有一些一直隐藏在地下的舞者,他们通过这种曝光,能让更多不懂这个的人觉得他们很牛,好不好不说,至少别人认识了他们,才会去关注、了解他们的舞蹈。”但他也有担心,现在的所有综艺节目把这个街舞“炒”到了一定的高度,就会面临一种“过时”的倾向。“这段潮流刮过了,就不是一个文化的积淀了。‘潮流’它是会过气的、一阵一阵的,所以说参加完这个节目,大家要放平心态,我们作为街舞人,要做街舞、舞蹈该做的一些工作。参加节目,并不是为了要去当明星,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‘我’,认识之后,才能更好地推广‘我’对舞蹈的一些理念,别人才会买单。”

同理,相对于舞邦花重金买断国外大师的国内授课代理权、邀请国外大咖为自己举办的比赛站脚助威、拥抱资本扩张线下门店的模式,肖杰的工作室还是传统的手工作坊。“我是一个街舞人,不是一个商人。我们主要就是要教好、跳好,拉出去娃娃是最好的就够了,但是这个要付出很多心血。”

但是,肖杰也并不排斥商业的做法。“我不排斥,一样都是对街舞有帮助,能够让更多人认识、热爱它。只是人不同,每位老板不一样,想的东西不一样。”肖杰是在街舞这个行当中站在金字塔塔尖的少数人,有通告、有广告,还涉及餐饮业,对于他而言,挣钱的方式有很多。“我何必要用我自己的本行来挣很多钱呢?一沾挣很多钱它就要接触商业,商业里面就有很多套路,但是我觉得街舞还是一个最真实的东西,我不想要有那么多套路。”

就像张亚东在《乐队的夏天》里所说的那样,钢琴推广多少年,不如出一个郎朗。而街舞目前的问题在于没有一个全民皆知的明星舞者、也缺少打透全民的作品。“都想当明星,没有那么好当的。”肖杰感慨道。虽然相比其他文艺门类,街舞的自由、节奏感与释放天性相吻合,并且入门门槛低,没有年龄限制,容易获得小朋友青睐,“你以前学了中国舞,再学街舞都没问题”。但如果学习者希望学有所成,除了出众天赋和长期练习,并无捷径可走。

    编辑推荐